版权信息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杂志动态

网络低俗用语的危害及其治理

2017/12/5 15:21:15      点击:

摘要:作为网络空间中的异化现象,网络低俗用语不仅破坏了汉语的规范美、污染网络环境,而且会对网络用户尤其是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带来不利影响。规范治理网络低俗用语势在必行。治理网络低俗用语,要从提高网络使用者的文明意识出发,在健全法律法规的同时加强监管,在全社会共同努力下创造更加清朗的网络空间。

关键词:网络低俗用语; 危害; 治理;

Abstract: as a phenomenon of alienation in cyberspace, Internet vulgar language not only destroys the standard beauty and pollution network environment of Chinese, but also has adverse effects on the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of Internet users, especially adolescents. It is imperative to regulate the vulgar language of the network. Network governance in order to enhance the vulgar language, the users of network civilization consciousness, strengthen the supervision in improving laws and regulations at the same time, to create a more clear network space in the joint efforts of the whole society.

Key words:] Internet vulgar language; harm; governance;

本文摘自《中国报业》2017年。

2016 9 27 日下午,中国记协新闻道德委员会召开了关于网络文明用语的专题评议会,这次会议包括有关专家学者等 20 余人对网络用语的不文明进行专题评议,主要是针对如何净化网络环境进行深入探讨研究。网络低俗用语再次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本文将从网络低俗用语的表现及其产生的根源出发,分析网络低俗用语的危害,并提出治理策略。

一、网络低俗用语的表现及其根源

网络低俗用语是网络语言的一种变异反映,是网络语言中非主流、负能量、低俗语言的统称。中国记协通过网络搜索和有关监测报告按照内容粗鄙低俗、媒体使用频率比较高的原则选出 17 个网络低俗禁用语,并把“卧草”“我日”等一批网络不文明用语列入负面清单,倡议媒体和网站不使用、不传播。从根本上讲,网络语言是人们日常交流在网络传播中的表现,相应的,网络低俗用语也是人们日常低俗语言在网络环境中的反映。从以上角度出发,网络低俗用语的出现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从主观意识上讲,网络低俗用语的出现是网络使用者自身语言文明意识较差所致。网络低俗用语是在网络传播中出现的,如果网络使用者自身的文明意识较低,把生活中的污言秽语带入到网络中,就会出现网络语言低俗的情况。其次,是日常交流的网络化所致。随着自媒体的兴起,传统的面对面的日常交往渐渐被网络所代替,类似于微信、QQ 等聊天工具已经成为“人际交流”的主要工具。如果说面对面的交流中人们还会有文明礼仪的约束的话,匿名化、虚拟化的网络空间中则会把人性中“丑”和“恶”放大,失去自律意识的人们就会把日常口语中的不文明行为带入网络中,从而导致网络低俗用语的出现和泛滥。第三,是网络传播尤其是自媒体传播中监管不力所致。和传统媒体不同,网络传播尤其是自媒体传播中,“把关”环节不足,这种情况使得网络低俗用语的使用者得不到相应的监管和惩处,也助长了其语言暴力的习惯。第四,网络公共空间“擦边球”式的助纣为虐,助长了网络低俗用语之风。如果说网络低俗用语是起源于网络“人际交往”的话,一些社会责任意识低,“把关”意识不高的公共网络为博得受众关注,在网络公共空间里使用网络低俗用语则加剧了网络低俗用语的传播和泛滥。比如有新闻客户端推送的《哥们儿,你这个逼装得我有点害怕》的文章,新闻蹭热词报道《次奥!上海发生肇事逃逸!全责方竟然嚣张到爆!》推出的文章等,这些文章不但阅读量很高还处处都充斥着不堪入目的低俗网语。第五,从技术上讲,汉语拼音输入法的随意性也给网络低俗语的出现和流行提供了便利。不像纯表音文字思维和输出都是拼音符号,汉字是音义结合的文字,人们的思维是靠字音,但“书写”出来显示的是字形。人们在使用拼音输入法时,根据语音思维,会随意出现一些临时组合的汉字出来,如果使用者不加规范地使用,就会“将错就错”使一些错误的词语组合出现在网络空间中。比如“次奥、骚年”等就是输入法的错误产物。

二、网络低俗用语的危害

目前,网络低俗用语从根本上还没有得到遏制,甚至还出现了蔓延态势,一些不文明的网络用语,不仅污染了网络空间,对我们的社会舆论环境也有很不好的影响。具体来讲,网络低俗用语的流行和泛滥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危害 :首先,网络低俗用语严重污染了网络空间。2016 2 19 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 : 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网络媒体相对于传统媒体有着更高的使用频率和影响力,移动互联网新闻客户端更是动辄数以亿计的用户,已经超越了任何一种传统媒介的影响力,如果任由网络传播中低俗用语泛滥,连基本的语言规范和文明都无从谈起,何谈正确的舆论导向?其次,汉语使用的基本要求是语言的标准化,随意破坏汉语言文字的美感,对汉语的规范化带来不利影响。“汉语言文字出版物应当符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和标准。”使用规范的汉语言文字是包括网络传媒在内的新闻媒体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抛开其表意的低俗性和庸俗性,网络低俗用语往往具有随意性和生造性,没有经过汉语言使用的规范,但却在网络空间里大行其道,从而不仅影响了汉语言的美感同时对汉语的规范性也带来了不利影响。第三,严重影响了青少年的语言习得和身心健康。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 19 岁以下的青少年网民约占网民总数的三成左右。青少年正处于学习新事物的关键时期,乐于接受新事物但又缺乏深度的理性判断,网络上不规范的低俗用语既不符合社会文明的需要,又严重破坏汉语言的使用规范,长期使用就会给使用者尤其是青少年带来不良影响。青少年正是互联网媒介的热衷使用者,网络文化对他们的影响是最直接和巨大的。使用者带来语言文字标准的混乱,使他们分不清孰是孰非,进而把低俗用语当成规范用语来使用。

三、网络低俗用语的规范治理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网络低俗用语的治理已经势在必行,中国记协新闻道德委员会召开网络文明用语专题评议会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更好地推动网络低俗用语的社会治理。从网络低俗用语产生的根源来看,其治理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首先,提高广大网民的文化素养及语言规范,这是从源头上减少和杜绝网络低俗语言的治本之策。只有广大网民的文化素养进一步提高,并从自身做起,自觉抵制网络低俗用语的使用和传播,规范网络语言的使用,才能真正营造出文明和谐的网络空间。其次,提高自身的责任和使命意识,强化内容“把关”意识,是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都要遵守的。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次文代会上提出的,“在价值取向上 :不让廉价的笑声、无底线的娱乐、无节操的垃圾淹没我们的生活”。在网络文明用语使用上,我们要坚持对传统媒体、网络媒体一个标准、一个尺度,要教育和引导广大新闻从业人员增强底线意识,树立高尚道德情操,坚决抵制粗鄙恶俗语言和格调低下词汇,不以低俗取悦受众,不能让网络媒体成为不文明用语的“特区”,加强对主流媒体“两微一端”、自媒体的管理。第三,坚持加强治理和规范引导“两手抓”,以“软硬兼施”的方式治理网络低俗用语,提高网络空间的文明程度。所谓“软”措施,就是提高网络空间的道德监管,加强网络把关,用技术手段过滤网络低俗用语的传播。倡导媒体和网站不使用、不传播不文明的网络用语,并组织专题评议会强化公民文明用语意识。所谓“硬措施”,主要是运用法律手段规制网络不文明现象。根据现行法律对网络暴力和网络低俗用语规范性不足问题,可以出台相应法律、法规有针对性地应对网络传播中的不文明现象。事实上,除了一些虚拟网络游戏之外,当前的网络社会已经不再是完全的虚拟社会。当前网络空间中的交友、购物、网络政务等等,已经和现实生活没有本质的区别,网络只是提供了超越现实生活的便捷途径而已。然而现行的法律、法规却缺乏对网络文明的直接规范和惩处。对于网络低俗用语的使用国家应当突出和强化法律对网络低俗用语的规制,对网络低俗用语的使用实行强有力的法律化治理,并纳入法律化治理的轨道。

本刊更多文章:移动互联网时代农村新共同体再组织化研究